轰!暴烈的源气,漫山遍野的自杨玄的体内爆开来,引来良多震骇的眼光
,谁都没想到,斗到这一步,杨玄竟然
还躲藏着如此惊人的底牌。那从杨玄体内散出来的源气摆荡,现已突破了七重天满意的层次,隐隐的踏入八重天!只管还有些不稳定,但那种提高,却是任谁都可以

呐喊明晰的感觉到。该死!白璃等苍玄宗的门生都是忍不住的骂出声来,脸色都有些红润,杨玄的这类实力,大大的出他们的幻想。要知道太始境八重天,若是放在他们苍玄宗的话,以至都是有着比赛各峰席门生的资格
了!在那远处,李卿婵望着这一幕时,玉手也是忍不住的紧握起来,这般变故,让得她夙昔的一丝期盼,也是瞬间被浇灭。那但是太始境八重天啊,面对着这类等级的距离,就算是周元,生怕也是很难翻盘。左丘青鱼也是玉足轻跺,咬着银牙道:这也太不要脸了!但是只管嘴上这般说着,但她也知道,这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,而是真实的死活相搏,可以

呐喊躲藏手法,那也是对方的本事。仅仅她更周元联络更好,天然是希望周元可以

呐喊取胜。但眼下看来,这类希望,怕是有点难以完成了。在那漫天的震骇声中,周元的脸庞同样是变得极为的凝重,那从杨玄体内散出来的汹涌源气摆荡,令得他也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。八重天,实在是太强了。在周元全神以待时,那杨玄充满着凶戾的眼光
也是逐步的抬起,宛如虎狼普通的肯定
了周元。他夙昔由于机遇巧合,获得了一卷独特的封印术。这道封印术可以

呐喊封印自身的源气,让得体内的源气一次次的沉积,而当将来有朝一日解开封印时,那所封印的源气,等于可以

呐喊以一种爆的体式格局添加。本来那最终一道封印,他是为了预备应对圣宫十二殿席之争的,但现在却是被周元逼到在这里解开封印而延迟解开封印,天然也带来了害处,这也是为何他这太始境八重天不稳固的主要原因。假如他可以

呐喊再推迟一些这个时刻,那末
他自身的源气见识,必定还会大大的提高。但怅惘都被周元破坏了。今天,我要你求死不得!森森的语言,自杨玄的牙缝中蹦了出来,下一瞬间,他手掌一握,天骨鞭破空而来,落入他的手中,顿时那自其体内爆出来的源气,愈加的可怕。唰!他一步跨出,身影瞬间消失。而在其身影消失时,周元的面色也是一变,体态猛退。但他体态刚动,死后等于有着恐惧的源气摆荡爆,连空间都是在哆嗦。周元余光扫过,只见得杨玄浮现在了其死后,手中骨鞭携带着滚滚源气激流挥来,那股气力,让人头皮麻。周元手掌一握,天元笔也是呼啸而至,他双手紧握,笔身横挡在身前。铛!骨鞭重重的轰在斑斓笔身上,巨音响彻,周遭万丈内的空气,都是爆破开来,尖锐的音爆响彻乾坤。周元的身影如遭重击,间接是为难的倒射出上千丈,刚才牵强的稳住体态。而待得他稳下身躯时,只见得虎口都是被震裂,满手鲜血,以至手臂上的皮肤都是裂开,不外好在血肉中有着碧绿光辉闪现,血肉迅的运动,修正。一击之下,周元尽落下风。在那乾坤间,也是响起许多的怅惘声,公然,当杨玄隐隐的到达八重天时,周元根柢不可能再与之抗衡。杨玄眼光
凶戾的盯着周元,苍白的骨鞭上,有着一些鲜血,那是夙昔周元手掌溅射而出,他顺手抖掉,阴沉道:你说,你接得下我几鞭才会浑身骨骼尽碎?但是周元不答复他,只见得其身影迅的虚化,而后间接掉头就跑,度快得宛如一抹青烟。哗!周元这般行径,顿时引来了良多哗然声。谁都没想到,面对着强势的杨玄时,周元竟然
会挑选逃窜。白璃望着这一幕,贝齿紧咬着红唇,只管她也知晓这生怕是最佳的挑选,但眼眸终归仍是暗淡了下来。其他的苍玄宗门生,一时刻也是士气大跌。而那些圣宫的门生,则是轰笑
出声,笑声中满是嘲讽与不屑。杨玄也是眼光
戏谑的盯着周元窜逃的身影,而后他摇了摇头,音响淡漠的道:现在才想逃,会不会太晚了一些?我说过,今天定要让你付出代价!唰!当音响落下时,杨玄身影也是遽然消失,化为一道残影闪电般的追出,显然是不企图放过周元。所以,两道身影,等于在那良多道视野的谛视下,自天空上急的掠过。短短数十息。两人等于浮现在了数十里之外。杨玄有些不耐,手中骨鞭遽然化为一道白光暴射而出,撕裂虚空,直指周元脑袋。周元手中天元笔一抖,只见得洁白的毫毛呼啸而出,迅的在死后交织成了厚厚的白气掩盖。嗤!骨鞭击中白的缩短,凭借着那超卓的柔韧,总算是在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下,将骨鞭给阻挠了下来。但那浸透出来的劲风,如故是令得周元身躯一震,后背上浮现了一道狰狞血痕。而杨玄的身影一闪,等于借此浮现在了周元前方,阻挠了他的逃窜道路。他手掌一握,骨鞭掠来,他伸手抓住,指向周元,嘴角有着一抹猫戏老鼠般的淡漠之色闪现出来。你这只小老鼠,真认为逃得掉?杨玄轻轻一笑,道:若是此刻你自断双腿跪下,我或许可以

呐喊留你一命,怎么?周元望着声势惊人的杨玄,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他不理睬杨玄的戏谑,而是面色凝重,双手逐步的合拢。脚下的大地,隐隐的有些惊动起来。地上之下,似乎是有着许多的光纹绽开出光辉,这些光辉交织,迅的将这周遭数千丈内,都是笼罩而进。轰轰!雷鸣响起,温度升高。杨玄盯着脚下的地上,眼光
轻轻一凝,继而面色变得阴冷,道:结界?本来你是想要将我引到此处?!周元如故不答复,脚掌遽然一跺,双眸遽然变得凌厉,森冷。天雷玄火结界!起!下一瞬,雷光赤火,喷涌而出。